创业公司2020年生存指南

2020-02-18 13:31 来源:互联网

2003年SARS爆发期间,我和Jenny(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)都在中国,当年的情况和现在不太一样,那时候经济结构偏向于传统,互联网公司的生意整体来说更偏线上,牵涉到线下会比较少。不管是百度、腾讯、还是盛大、携程,更多地激发了大家去线上消费,整体的线上业务是利好的。

但今天的互联网行业,线上跟线下的结合越来越多,打车、共享单车这样的出行企业就不用说了,甚至机器人等企业,也因为硬件跟供应链紧密相关而受到影响。所以在我看来,和2003年相比,2020年的对创业公司和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更加实质一些,尤其在接下来的第一、二季度。

发生后,大家都很关心在湖北武汉等地区受影响的人群,各省各市的医护人员纷纷出征,有能力的同行也在积极捐款、组织寻找口罩、防护服等医疗物资。我们GGV在这方面也做了努力,捐赠了一笔费用来支援湖北省慈善总会,也联合我们的被投企业在东南亚印尼、新加坡找到了不少医务货源,通过阿里菜鸟的协助送到了疫区。

其实在这个时间点,大家难免会在网络上对眼下的状况有一些讨论或猜疑,但其实越是困难的时候,越需要大家同心协力,做自己能做的事去帮助疫区,帮助被投企业和更多面临困难的创业公司。这段时间我们一定要打起精神,快速把目光聚集到疫情之后的行业发展上来。

海信电器 上周开始,我们GGV的投资团队同事们开始全面去深入了解被投企业的情况,去了解目前的形势对于业务、收入、现金流的影响有多大;GGV投后团队组织了很多在线课程,邀请了各领域的专家去帮助被投企业从不同方面来应对疫情。近期我在跟进的7-8个新项目,里面有2-3个也是偏线下的,显然会受到影响,这种情况下我们将拉长观察期,观察疫情对它的业务实质影响有多大,也会更重视CEO和团队在逆势之下的应对能力。

海信电器 2003年SARS时期阿里、腾讯这类大企业的措施值得我们去回顾、去探讨,包括人员优化、薪酬调整、团队团结。在这样紧要的关头,措施做的好,会更好地增强团队的凝聚力,而一旦处理不当,可能公司就散掉了。

所以,2020年接下来创业者该如何生存?

如果让我给一些建议的话,最重要的宗旨是:企业要先保命。

根据疫情可能带来的影响,创业者应当计算现金流,并且做好未来的少则三个月、多则至少半年融不到钱的准备,然后基于保证生存的场景再去重新做预算。具体怎么做呢?

第一,优化成本:

适当主动优化人员,让最核心的人留下来。虽然这个时候谈人员优化似乎不妥,但对于那些活在生死边缘的企业,就不得不狠心做决定。而主动优化的原因是如果你不主动,就只会被动,优秀的人才会观察公司的经营状态,甚至可能会在状态不佳的时候选择离开。

优化薪酬,原则是尽量拉长公司的资金跑道。大部分创业公司的创始团队和管理层应该领头做一些薪酬的调整,可以是短暂的三个月或者半年。

2020年只会加剧VC行业的洗牌,强者愈强,弱者可能会被淘汰。

第二,预设未来可能面临的场景,设置你的Plan A、Plan B、Plan C。

海信电器 在未来的2-3个月当中,疫情的进展会让公司面对各种状况。不同的企业、行业的受影响程度不同,受影响周期有长有短,因此,每个企业要针对自有的情况来做判断,来做场景的Scenario Planning。

而疫情过去以后,人们的消费、出行等等行为还是会有一定的阴影,无法马上恢复。在可能第二季度或者第三季度经营状况才能复原的情况下,企业一定要理清楚疫情对现金流的业务的影响,这是每个企业都应该做的事情。

以上种种调整,目的是为了公司活命,因为在未来的三个月、半年,期望能融到钱,我觉得是非常难的,所以创业公司应该理性地下判断,基于现有的资金,来计算公司能够存活多久。生存下来是第一,能够在危机中生存下来就是好汉,就是未来的赢家。

疫情之后,更值得我们去思考的是大众消费行为的变化。这是一个更长期的问题,我觉得值得所有创业公司去思考:疫情之后人们的消费行为会有什么样的变化?在危机中如何去寻找或者捕捉下一波的机会?这是值得大家去探讨的关键。

疫情把大家困在家里,线上流量正在重启,但也要辩证地去看线上流量的价值。

海信电器 在线教育与在线娱乐等以在线内容作为业务的公司,在线的使用率提升,线上消费也有望提高。SARS时期的百度是一个特别的案例,我记得2001年百度正式开始尝试做自己的门户网站,当年8月份发布了Beta版的搜索网站“Baidu.com”,从提供后台技术的企业服务业务转为面向公众独立提供搜索服务。

经历了2002年的技术升级,2003年SARS期间,百度爆发了新的增长,baidu.com搜索流量较2002年增长了7倍,超过谷歌,成为了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。2003年,百度的整体收入更是快速增长,但因为当时整体互联网广告收入业务体量还很小,线下广告疫情下更往线上广告迁移,跟今天情况很不一样。

如今的互联网广告消费体量和17年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而且,虽然运营数据会有新增长,但因为广告主的投放量也受到了影响,偏向广告业务方向的企业,广告价值可能会下降。所以创业者在当中要做一些适当的平衡来管理收入,也要在产品和技术上对业务做不同的优化。

创业公司应该理性下判断,基于现有资金,来计算公司能够存活多久。

当然,偏向用户端的消费会是利好。海信电器因为大家都呆在家里,使用移动设备的时间提高了,但短期的时间红利未必能带来长期的留存,随着疫情缓和,大家恢复上班、上学,时间红利将会消失,相对来说是不可持续的。

但这段时间里大家更愿意去尝试新的软件,时间红利对拉新是有帮助的,创业者应当立刻去挖掘一些更加新鲜的用户消费需求,把用户真正留存下来,这也是要比拼创业公司的产品、服务、内容能力了。

此外,对医疗行业创业者来说,远程问诊的用户习惯或许能够被带动起来,医院的数字化管理也能被正向推动;由于大家会更习惯于远程办公,企业主的线上消费意识便会被强化,这会促进中国企业的股票配资 化。

疫情对有上市计划的创业者也会有影响。接下来这1-2个月,IPO会有些艰难,创业者无法到处路演,但是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初影响应该不会太大。SARS之后,2003年12月携程上市,所以创业者也可以抓住疫情后的消费实现反弹。

疫情对VC行业是否有影响?我认为是间接影响。如果主要投资的领域是消费类、零售类,那么基金受到的影响是巨大的。2019年本身就是“寒冬”,2020年只会加剧VC行业的洗牌,强者愈强,弱者可能会被淘汰。

海信电器 实际上VC是一个习惯于远程办公的行业,尤其GGV的办公室和团队遍及全球,过去我们也经常借助远程工具来办公。GGV现在5个办公室、80多位同事,一直在用微信语音、ZOOM这些产品去讨论问题。

海信电器 疫情把大家困在家里,线上流量正在重启,但也要辩证地看待线上流量的价值。

疫情会不会影响我们的出手?会。会不会导致我们不出手?不会。

未来的三个月里,疫情的影响将使VC投资人们的调研能力下降,无法去跟创业者当面聊、跟高管碰面,无法观察创业企业的办公场景、客户状况,投资效率会受到一定影响,也会拉长我们对项目观望的时间,但真正好的企业是可以脱颖而出的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作为GGV来说,我们会更多地去考虑疫情对项目的影响,然后去观察企业的应对措施。往往危机背后一定会有机会,看团队和CEO怎么去应对,怎么去思考危机中的问题,这是我们格外看重的。

海信电器 在我们针对被投企业的调研当中也看到,绝大部分企业在未来一两年内的现金流都是足够充裕的,只有极少数企业在未来半年的现金流比较紧张。还有一部分企业业务相对利好,它们大多是与线上流量有关,教育、娱乐等,这也说明虽然疫情带来了巨大的影响,我们还是应该对未来保有足够的信心。

延伸 · 阅读